专家评论:美国为什么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头人?

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并不相同,从直接禁令到所谓的“加密友好”立法存在很大的差异。尽管美国是一个经济大国,但加密行业的许多人认为,与许多正在积极探索这项新技术的监管方案的政府相比,美国并没有抓住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

专家评论:美国为什么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头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并不相同,从直接禁令到所谓的“加密友好”立法存在很大的差异。尽管美国是一个经济大国,但加密行业的许多人认为,与许多正在积极探索这项新技术的监管方案的政府相比,美国并没有抓住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

我们向美国商会的Julie Stitzel,商品期货和交易委员会(CFTC)的Heath P. Tarbert,纽约大学区块链的Timothy Paolini和其他行业专家询问了美国加密和区块链监管的现状。

美国—坐拥华尔街和硅谷的经济强国—在为加密货币创造一个有凝聚力的监管环境方面面临着一些挑战。不同的美国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有着不同的立场。早在2013年,美国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就把比特币归类为“去中心化虚拟货币的一个例子。” 次年,美国国税局(IRS)提议将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视为美国联邦征税财产;2015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将加密货币归类为商品。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金融业监管局(FINRA)共同概述了加密货币托管的监管合规问题,并没有发现符合加密行业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客户保护规则。

由于几个美国监管机构施加了复杂的法律和税收要求,美国在联邦政府层面上仍然没有明确的加密行业监管框架。

为什么美国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导者?

“美国采用和修改金融部门法律框架的历史已经在金融领域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监管结构,可以实现市场稳定并有效管理风险。虽然数字资产市场仍处于初期阶段,但存在着美国可能落后的风险和担忧—美国可能会错失通过利用新兴技术培育创新,创造就业机会和发展经济的机会。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如何将现有的监管原则应用于数字资产—包括加密货币。对数字资产进行适当分类,并确定具有管辖权的联邦实体,以规范和监督它们,这是为创新者提供监管明确性的一种方式,同时能够明确美国作为数字资产领域的领导者的地位。”

— Julie Stitzel, 美国商会资本市场竞争力中心副主席

“美国市场提供了市场的广度、深度和完整性的全球标准。这是对创新、精心校准的监管和亲商业环境之间谨慎平衡的结果。虽然美国的监管环境并非完美,但任何系统中总会有一些权衡取舍。美国监管机构一直非常小心,避免在这个新生领域的发展过程中扼杀创新。

“随着我们向前发展可靠的,基于原则的监管来巩固新技术的转型潜力—例如加密资产和其他21世纪商品—将是确保美国自由的企业系统始终保持世界领先的关键。”

— Heath P. Tarbert,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

“美国的监管权限分散在众多不同的机构中,都有各自的使命和利益。除了FInCEN,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商品期全国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国税局都在讨论如何分类和处理加密资产之外,还有50个州政府也有各自的考量。在急于宣示监管权限的同时,其中许多机构都是从自己的理解出发,造成了过度监管。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加密货币,好像所有加密货币都是一样的,并且可以由每个机构进行整体性的监管。国会无法解决这种情况,因为国会忙于党派分歧。各州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救如何解决加密资产所带来的无数问题达成一致。

“我们的监管计划被分散在太多不同的机构和当局之间,而且往往过于单一,也无法对快速发展的新技术作出反应。”

— Carol Goforth, 阿肯色州法学教授,阿肯色律师基金会前任法学教授

“谁说美国不是加密监管的领导者?相反,从反洗钱(AML)监管的角度来看,美国肯定是领导者。早在2013年,美国就提供了关于如何监管加密交易所的正式指导。去年,我与Elliptic的Tom Robinson合著了一项研究,我们分析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比特币兑换服务的比特币交易数据。我们发现,与欧洲相比,北美地区从暗网市场和混合器流入交易所的非法比特币比例要低得多。可能的原因是:美国财政部的FinCEN—执行反洗钱法规的组织—提供了比欧洲更清晰的指导。

“美国在加密反洗钱监管方面的领导地位的另一个例子是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即为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制定标准的全球机构,该机构最近也为监管数字资产提供了指导。该指导就是由美国推动,并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FinCEN已经实施的框架。”

— Yaya J. Fanusie, 保卫民主基金会客座研究员,LLC加密货币反洗钱策略首席策略官

“在美国,一个问题是这一资产类别似乎分属多个监管机构的权限范围,因此就造成了管辖权上的不确定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成为主要监管机构,并在执行方面采取了果断的行动,但在实际监管方面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有许多人认为现行法律已经足够。这导致许多业内人士向国会寻求建立新的规则(尽管存在重大障碍)。

“除此之外,美国许多人认为我们已经拥有强大的资本市场和创新机会,因此缺少与其他可能利用这一新兴产业刺激经济的司法管辖区相同的激励措施。但是,我们认为这对美国而言并不是正确的方法。”

— Georgia Quinn, CoinList总顾问

“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政府允许加密货币监管从现有法律逐步发展,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八十年或更长时间,而不是提出新的监管框架。这种方法的优点是政府允许有关开发和使用该技术的指导方针有机发展而不是过早地建立监管,这可能无意中扼杀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技术。

“缺点是缺乏监管使得加密货币和相关企业难以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在美国运营。许多国家(例如瑞士、直布罗陀和百慕大)采取了相反的方法,努力建立加密货币治理框架以吸引投资。

“通过允许加密监管有机地发展而不是开发一个新的框架来适应它,美国有意识的采取了观望的态度。尽管在整个政府和私营部门正在探索的区块链技术具有无可争议的优势,但加密货币的出现有可能破坏美国传统上对证券和商品的监管方式。同样重要的是,一些加密货币让使用者能够绕过《银行保密法》和《投资顾问法》等法规,而这些法规恰恰旨在保护消费者并防止洗钱等金融犯罪。这些复杂性加上解决几个不同监管机构的监管权限的挑战,是妨碍美国成为加密监管领域世界领导者的关键因素。”

— John S. Wagster, Frost Brown Todd区块链及数字货币产业小组联合主席

“监管不确定性是推进区块链技术的最大障碍之一。具体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数量和定义的多样性使得美国公司难以运营。

“在美国能够制定一套统一的行业标准之前,我们希望看到来自其他地区的更多创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立了Bittrex International—以推进我们在安全可靠的平台上促进区块链创新的使命—同时继续与美国监管机构进行积极对话。”

— Bill Shihara, Bittrex联合创始人兼CEO

“当引入新技术时,监管机构往往面临着一系列类似的关键挑战:如何在促进创新,促进竞争,执行已有的监管法规和抵制过度监管的冲动的同时最好地保护消费者。

“就区块链而言,政策制定者一直犹豫是否要为各种障碍引入具体的监管规定。

“首先,支持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不是同质资产类别—它们可能具有证券、商品、货币单位或其组合的特征—并影响跨国市场。在美国,我们有各种机构行使重叠的权力; 例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金融犯罪执法网络、联邦贸易委员会、国税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对特定区块链相关事项具有重叠的管辖权。

“其次,虽然标准政策周期通常需要几年时间,但新兴公司通常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开发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颠覆性技术。历史告诉我们,过早确立法规可能与法规过于滞后一样糟糕。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美国政策制定者仍在呼吁采取行动,并正在努力与区块链领域的参与者进行接触—这是迈向有意义的监管和指导的关键一步。”

— Dario de Martino, Morrison & Foerster企业部门合伙人,MoFo区块链+智能合约小组联合主席

“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于2013年发布了第一份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的指导方针,自那以后,数字资产的监管一度发展缓慢,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联邦和州政府机构看到与该部门相关的独特机会和风险,监管方面也再次开始取得进展。

“制定合理的法规,为数字资产提供稳定的监管框架,而不会阻碍其创新,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没有扎实的数字资产经验,联邦或州政府机构就不应该这样做。

“美国监管程序的缓慢,审慎可能令人沮丧,但它可以减少因不明智的监管而导致的巨大波动或者错失机会的风险。”

— Michael Nonaka, Covington & Burling LLP金融服务部合伙人兼联合主席, 美国律师协会及银行法委员会成员

“在我与政府打交道的8年多时间里,我可以告诉你,在政府完成任何工作之前所需要的繁琐手续和官僚主义程序会比你想象的还要要多得多。即使提出一个需要讨论问题也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因为总会有永无止境的清单在争夺人们的注意力。

“此外,可能影响这个问题最大的因素是政府内部在这个领域内存在巨大的认知差距。许多监管机构现在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还是摸不着头脑。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像Kristin Smith这样的人和她在区块链协会的团队帮助在政府普及相关知识并加快流程,以实现我们所急需的监管明确性。

“华盛顿有时也是出了名地反映激动。我们在Facebook的Libra项目上也可以看到这一点,该计划让监管机构完全措手不及,并导致了一系列事实调查听证会。尽管如此,我确信美国政府最终能够搞清楚并巧妙地完成自己的任务,避免扼杀创新,并将美国定位为加密监管标准的制定者。”

— Timothy Paolini, NYU 区块链董事会成员

分享生成图片
11

发表评论

专家评论:美国为什么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头人?

2019-08-28 22:47:51

专家评论:美国为什么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头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监管框架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并不相同,从直接禁令到所谓的“加密友好”立法存在很大的差异。尽管美国是一个经济大国,但加密行业的许多人认为,与许多正在积极探索这项新技术的监管方案的政府相比,美国并没有抓住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

我们向美国商会的Julie Stitzel,商品期货和交易委员会(CFTC)的Heath P. Tarbert,纽约大学区块链的Timothy Paolini和其他行业专家询问了美国加密和区块链监管的现状。

美国—坐拥华尔街和硅谷的经济强国—在为加密货币创造一个有凝聚力的监管环境方面面临着一些挑战。不同的美国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有着不同的立场。早在2013年,美国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就把比特币归类为“去中心化虚拟货币的一个例子。” 次年,美国国税局(IRS)提议将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视为美国联邦征税财产;2015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将加密货币归类为商品。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金融业监管局(FINRA)共同概述了加密货币托管的监管合规问题,并没有发现符合加密行业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客户保护规则。

由于几个美国监管机构施加了复杂的法律和税收要求,美国在联邦政府层面上仍然没有明确的加密行业监管框架。

为什么美国没有成为加密监管方面的领导者?

“美国采用和修改金融部门法律框架的历史已经在金融领域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监管结构,可以实现市场稳定并有效管理风险。虽然数字资产市场仍处于初期阶段,但存在着美国可能落后的风险和担忧—美国可能会错失通过利用新兴技术培育创新,创造就业机会和发展经济的机会。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必须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如何将现有的监管原则应用于数字资产—包括加密货币。对数字资产进行适当分类,并确定具有管辖权的联邦实体,以规范和监督它们,这是为创新者提供监管明确性的一种方式,同时能够明确美国作为数字资产领域的领导者的地位。”

— Julie Stitzel, 美国商会资本市场竞争力中心副主席

“美国市场提供了市场的广度、深度和完整性的全球标准。这是对创新、精心校准的监管和亲商业环境之间谨慎平衡的结果。虽然美国的监管环境并非完美,但任何系统中总会有一些权衡取舍。美国监管机构一直非常小心,避免在这个新生领域的发展过程中扼杀创新。

“随着我们向前发展可靠的,基于原则的监管来巩固新技术的转型潜力—例如加密资产和其他21世纪商品—将是确保美国自由的企业系统始终保持世界领先的关键。”

— Heath P. Tarbert,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

“美国的监管权限分散在众多不同的机构中,都有各自的使命和利益。除了FInCEN,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商品期全国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国税局都在讨论如何分类和处理加密资产之外,还有50个州政府也有各自的考量。在急于宣示监管权限的同时,其中许多机构都是从自己的理解出发,造成了过度监管。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加密货币,好像所有加密货币都是一样的,并且可以由每个机构进行整体性的监管。国会无法解决这种情况,因为国会忙于党派分歧。各州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救如何解决加密资产所带来的无数问题达成一致。

“我们的监管计划被分散在太多不同的机构和当局之间,而且往往过于单一,也无法对快速发展的新技术作出反应。”

— Carol Goforth, 阿肯色州法学教授,阿肯色律师基金会前任法学教授

“谁说美国不是加密监管的领导者?相反,从反洗钱(AML)监管的角度来看,美国肯定是领导者。早在2013年,美国就提供了关于如何监管加密交易所的正式指导。去年,我与Elliptic的Tom Robinson合著了一项研究,我们分析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比特币兑换服务的比特币交易数据。我们发现,与欧洲相比,北美地区从暗网市场和混合器流入交易所的非法比特币比例要低得多。可能的原因是:美国财政部的FinCEN—执行反洗钱法规的组织—提供了比欧洲更清晰的指导。

“美国在加密反洗钱监管方面的领导地位的另一个例子是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即为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制定标准的全球机构,该机构最近也为监管数字资产提供了指导。该指导就是由美国推动,并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FinCEN已经实施的框架。”

— Yaya J. Fanusie, 保卫民主基金会客座研究员,LLC加密货币反洗钱策略首席策略官

“在美国,一个问题是这一资产类别似乎分属多个监管机构的权限范围,因此就造成了管辖权上的不确定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成为主要监管机构,并在执行方面采取了果断的行动,但在实际监管方面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有许多人认为现行法律已经足够。这导致许多业内人士向国会寻求建立新的规则(尽管存在重大障碍)。

“除此之外,美国许多人认为我们已经拥有强大的资本市场和创新机会,因此缺少与其他可能利用这一新兴产业刺激经济的司法管辖区相同的激励措施。但是,我们认为这对美国而言并不是正确的方法。”

— Georgia Quinn, CoinList总顾问

“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政府允许加密货币监管从现有法律逐步发展,其中一些已经存在了八十年或更长时间,而不是提出新的监管框架。这种方法的优点是政府允许有关开发和使用该技术的指导方针有机发展而不是过早地建立监管,这可能无意中扼杀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技术。

“缺点是缺乏监管使得加密货币和相关企业难以在没有明确规则的情况下在美国运营。许多国家(例如瑞士、直布罗陀和百慕大)采取了相反的方法,努力建立加密货币治理框架以吸引投资。

“通过允许加密监管有机地发展而不是开发一个新的框架来适应它,美国有意识的采取了观望的态度。尽管在整个政府和私营部门正在探索的区块链技术具有无可争议的优势,但加密货币的出现有可能破坏美国传统上对证券和商品的监管方式。同样重要的是,一些加密货币让使用者能够绕过《银行保密法》和《投资顾问法》等法规,而这些法规恰恰旨在保护消费者并防止洗钱等金融犯罪。这些复杂性加上解决几个不同监管机构的监管权限的挑战,是妨碍美国成为加密监管领域世界领导者的关键因素。”

— John S. Wagster, Frost Brown Todd区块链及数字货币产业小组联合主席

“监管不确定性是推进区块链技术的最大障碍之一。具体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数量和定义的多样性使得美国公司难以运营。

“在美国能够制定一套统一的行业标准之前,我们希望看到来自其他地区的更多创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立了Bittrex International—以推进我们在安全可靠的平台上促进区块链创新的使命—同时继续与美国监管机构进行积极对话。”

— Bill Shihara, Bittrex联合创始人兼CEO

“当引入新技术时,监管机构往往面临着一系列类似的关键挑战:如何在促进创新,促进竞争,执行已有的监管法规和抵制过度监管的冲动的同时最好地保护消费者。

“就区块链而言,政策制定者一直犹豫是否要为各种障碍引入具体的监管规定。

“首先,支持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不是同质资产类别—它们可能具有证券、商品、货币单位或其组合的特征—并影响跨国市场。在美国,我们有各种机构行使重叠的权力; 例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金融犯罪执法网络、联邦贸易委员会、国税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可能对特定区块链相关事项具有重叠的管辖权。

“其次,虽然标准政策周期通常需要几年时间,但新兴公司通常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开发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颠覆性技术。历史告诉我们,过早确立法规可能与法规过于滞后一样糟糕。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美国政策制定者仍在呼吁采取行动,并正在努力与区块链领域的参与者进行接触—这是迈向有意义的监管和指导的关键一步。”

— Dario de Martino, Morrison & Foerster企业部门合伙人,MoFo区块链+智能合约小组联合主席

“美国金融犯罪执法网络于2013年发布了第一份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的指导方针,自那以后,数字资产的监管一度发展缓慢,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联邦和州政府机构看到与该部门相关的独特机会和风险,监管方面也再次开始取得进展。

“制定合理的法规,为数字资产提供稳定的监管框架,而不会阻碍其创新,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没有扎实的数字资产经验,联邦或州政府机构就不应该这样做。

“美国监管程序的缓慢,审慎可能令人沮丧,但它可以减少因不明智的监管而导致的巨大波动或者错失机会的风险。”

— Michael Nonaka, Covington & Burling LLP金融服务部合伙人兼联合主席, 美国律师协会及银行法委员会成员

“在我与政府打交道的8年多时间里,我可以告诉你,在政府完成任何工作之前所需要的繁琐手续和官僚主义程序会比你想象的还要要多得多。即使提出一个需要讨论问题也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因为总会有永无止境的清单在争夺人们的注意力。

“此外,可能影响这个问题最大的因素是政府内部在这个领域内存在巨大的认知差距。许多监管机构现在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还是摸不着头脑。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像Kristin Smith这样的人和她在区块链协会的团队帮助在政府普及相关知识并加快流程,以实现我们所急需的监管明确性。

“华盛顿有时也是出了名地反映激动。我们在Facebook的Libra项目上也可以看到这一点,该计划让监管机构完全措手不及,并导致了一系列事实调查听证会。尽管如此,我确信美国政府最终能够搞清楚并巧妙地完成自己的任务,避免扼杀创新,并将美国定位为加密监管标准的制定者。”

— Timothy Paolini, NYU 区块链董事会成员